踏古西行,与“山猫”一起,触摸能够行走的历史!

2019-07-02 17:40:36

原创:骆予 车载娱乐

踏古西行,如梦千秋,残垣依旧,昔人难留……

每一次向西而行,都会对这句话有新的认识和感动。而这次一路向西,正是那里杏子成熟的季节。从东部平原,飞跃秦岭,翻过祁连,穿过河西走廊,在一片苍穹无边、砾石丛生、漫漫黄沙、茫茫戈壁的上空,寻得一处绿洲,飞机降落之地,便到了敦煌。

出了机场,扑面就是骄阳四射、烈烈西风。“敦,大也;煌,盛也”。汉代文明以前,这座大漠之洲,就留下了凶悍的胡骑、忠烈的汉卒、扬鞭的牧民、垦荒的农夫、虔诚的僧侣、西行的商队、往来的使者等等前人的足迹。

而这一次,敦煌将作为始点,我和媒体队友们,将与2020款帕杰罗“山猫”一道,趟过敦煌的母亲河党河,穿越大漠飞沙的鸣沙山,翻越海拔3800米的当金山山口,挺进青海,相遇天空之境的大柴旦“翡翠湖”,走进柴达木无人区,最终抵达“金色的世界”德令哈。

这是我的首次敦煌行,也是2020款帕杰罗的首次西征,“山猫”的踪迹,第一次闪现中国西北高原。这样的行程,是令人期待的,不仅是我梦寐以求的探险之旅,也是一次在奇险胜境全面展现 “山猫”性能品质、尊享体验的探险和见证之旅。

可以触摸的敦煌,无畏前行的“山猫”

莫高嗟叹,菩萨垂眸;鸣沙伴月,千年厮守。这里曾是丝路咽喉,也曾是月氏、匈奴和大汉,百年征战的西域军事重镇。在当晚的《又见敦煌》大型实景情境融入式演出中,张骞、索靖、张议潮、王园箓、米薇、相夫公主等等书本中的历史人物,在飞天琵琶的鸣奏中,带领我们拨开尘沙,又见敦煌,感受到“一千年,不过一瞬间”的心灵震撼。

《又见敦煌》剧照

在世界文化遗产、中华艺术殿堂的莫高窟,第一次零距离触摸敦煌精髓,始于前秦,历经南北朝、汉、隋、唐、西夏、元等的敦煌壁画,瞬间让我对历史肃然起敬。

在残酷的大漠面前,人们会更加敬畏自然,在浩荡的历史洪流中,人们会更加尊重历史。这也就有了我们今天要说的主角,带领我们穿越茫茫戈壁和漫漫飞沙的2020款“山猫”帕杰罗。它从诞生的那一刻起,就肩负着征服自然的使命,也就铸就了它独有的丰碑式历史。

第一代帕杰罗

Pajero这个名字,最早来源于Pampas cat(潘帕斯猫),这是一种生活在阿根廷南部潘帕斯高原的猫科动物,是那片草原上的顶级猎食者。它与生俱来的拥有美洲豹的力量,却又像猫一样灵巧。这也是一直以来,人们追捧帕杰罗的最好理由。

二战后的三菱,将日本地区组装生产和销售的Jeep CJ挂上了三菱车标,并进行本土化的改进,成为帕杰罗最初的雏形,1973年,三菱发布了Pajero Concept概念车,帕杰罗的名字由此诞生。1979年,三菱发布帕杰罗Concept-2,从此成就了帕杰罗大半个世纪的辉煌。

这次我们一路相伴的2020款帕杰罗,在外观、内饰方面特别增添了“山猫”主题徽章、刺绣、拉花等,进一步凸显了它的品质与价值配置,整车也更具尊享品质、典藏纪念价值。在经历4天3晚的相伴后,竟在离别时,生出几分难舍难分的感情来。

风播楼柳空千里,月照流沙别一天

敦煌是如此遥远,又是如此之大。它是人类的敦煌,为世人景仰;它又是文化的敦煌、艺术的敦煌,被世人膜拜。地域上孤寂偏僻的敦煌,早已超出了疆域之限,屹立在人类文明和文化的高峰之上。

行驶在这样的一块土地上,内心总是有几分小心翼翼,生怕承受不住这份历史的厚重。在离开莫高窟后,车队沿着敦煌的母亲河党河河谷一路南下,离开铺装路面下到河底,窗外翠绿的杨树,渐渐变成了稀疏的骆驼刺,在刚下完雨的河谷上,浑浊的河水夹杂着少许的砂砾,汹涌奔腾。

这是我们的必经之路,而且仅仅是此次行程中,众多复杂路况的前奏。从两驱转换成第二代超选四驱模式,2020款帕杰罗出众的越野性能,第一次全面展现它的一路畅行。

相比其它四驱系统,第二代超选四轮驱动(SS4-Ⅱ)的易用性,值得称赞。搭载的3.0升V6发动机,典型的低转速高扭矩调教,最大功率177Ps,峰值扭矩255N·m,动力输出平顺,尤其是在戈壁、河谷地段,后劲足,冲沙、爬坡、翻越提速的响应,都比较迅猛。

涉水路段,235mm最小离地间隙、700mm涉水深度,再加上硬派SUV独树一帜的四轮控制系统4WD,让刚开始的担心,逐渐变成自信,到后面的沙漠路段,甚至有些上瘾。

趟过数次蜿蜒曲折的党河,翻过一道沙丘,就正式进入鸣沙山,沙漠之旅正式开启。跟很多人一样,第一次行驶沙漠路段,会担心掌控不了车辆,会不会在行驶中陷沙?又会不会翻沙丘时侧翻?

如果你开的只是SUV车型,这种担心是必要的。不过,这次的座驾,正是那个26次征战达喀尔、12次夺冠的帕杰罗。它在无数越野迷心中,是殿堂级的存在。翻沙越岭,本就不在话下。4H模式下调成手动档位,沿着前车车辙一路向前,高扭矩传递出发动机低沉的轰鸣声,伴着车队前车车轮卷起的飞沙烟尘,加上广袤西域的辽阔感,瞬间让人沉浸在一路风云的畅快感。

而这一晚,也是此行中最令人难忘的夜晚。在无限沙海的广阔天地间,一场露营,一场篝火狂欢,动可释放激情,静可净化心灵,着实令人难忘。

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,平沙莽莽黄入天

离开敦煌,就暂别了绿色。帐篷里一觉醒来,昨日的阴雨斗转成蓝天白云,鸣沙山在晨阳的照射下,已有几分干裂灼热。相比前日,这一天的行程,算得上是长途跋涉。近500公里的行程,并且要翻越鸣沙山,才能找到铺装路面,一路向前,奔向当金山。

依旧是4H模式下手动前行,帕杰罗的多连杆后悬架,对于戈壁穿越时的操控提升,助力明显, 对于车辆动态操控响应,以及轮胎的抓地力均有益处,让沙漠行驶更具稳定性。一路茫茫黄沙,每翻越一道沙丘,都增加一份成就感。以至于当车队踏上215国道后,竟然心生遗憾:这路开的不过瘾呐!

走上国道后的挑战,就剩下海拔3800米的当金山山口。当金山,甘肃,青海,新疆三省(区)交界处,昔日属于人迹罕至,飞鸟不驻之地。当金山口以西是阿尔金山,以东是祁连山。越过3800米的当金山口,就算进入青海。

在车队进入阿克塞城区前,就能遥遥相望这座横卧于茫茫戈壁中的大山,山顶的雪峰依稀可见。穿过阿克塞城区,半小时后就开始进入盘山公路。这是青海到新疆的一条生命线,私家车数量远远没有货车多,加上载货和爬坡,货车每一步的前行,都倍显吃力。

此时的帕杰罗,由铺装路面的2H两驱模式转换成4H手动,随着海拔的逐渐升高,发动机的负荷也同步提高,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,车队一辆接一辆的超越途中的各种大货车。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爬坡路段,超车变得不再轻松自如,但油门到底,自然吸气的V6发动机,依旧能迸发出足够的超车后劲,比涡轮增压显得更为沉稳。

翻越当金山,又是茫茫戈壁滩,上百公里见不到一坐村落,直到经过冷湖小镇。不过,随着石油资源的枯竭,这座曾经拥有数万人的小镇,已经成为一片废墟,在新镇区吞食一顿备感饥饿的午餐后,继续沿着无人的戈壁,继续前行。

这一日的终点,本是令人神往的大柴旦“翡翠湖”,可惜天公不作美,连绵的阴雨让“天空之境”顿失光彩,湖面倒影的蓝天白云和背景的皑皑雪峰,都变成了灰蒙蒙的高原细雨。

车辆在泥泞的盐湖矿区行驶,也变得“危机重重”,因为盐湖矿渣极其松软,容易陷车。在坑洼路段,我们终于用上了4HLc(高速四驱配中央差速器锁止)模式,在傍晚的盐湖边,有惊无险的全部顺利通过。

风沙凿刻雅丹貌,鬼堡神工绝地雕

大柴旦的夜晚,是安静的。一整天的驾车,加上海拔居高不下,整个人是疲惫的。如果说错失“翡翠湖”的天空之境,算是遗憾的话,一觉醒来,被通知当日的行程线路,被备选路选代替,那简直就是无比失落。

此行最触动我不顾高反、毅然前来的诱惑,正是这第三天的敦德冰川之行。来前就曾遐想过,站在海拔4800米的全球最大平顶冰川口,一览众山小的那种壮阔。可惜,一夜的降雨,让祁连山普降大雪,进冰川的道路全部被大雪覆盖,我们只能改道备选路线,走进柴达木盆地的雅丹地貌。

带着失落,却拥抱了惊喜。虽然是盆地,走进柴达木的海拔依旧在2800-3100米之间徘徊。这一天对于人类来讲,是残酷的,因为这是真正的无人区,没有人烟,没有手机信号,甚至连像样的道路都没有。上午半天一直降雨,道路泥泞不堪,在部分路段,我们竟然用上了4LLc(低速四驱配中央差速器锁止)模式。

这已经是帕杰罗的必杀技了,在极限路段或者脱困路段才能用上的驾驶模式,在泥水覆盖的爬坡地段,终于一展身手。手动一档行进,依靠发动机自身的扭矩调节,加上中央差速锁的介入,高达235mm的离地间隙,辅以36.6°最大接近角和25°最大离去角,无论是700mm深的水洼,还是45°的陡峭斜坡都能轻松穿越。

整辆车在低沉的发动机声中缓缓爬升,车轮两侧肆意溅起的泥水把车窗都给污染了。低沉、有力的4LLc模式让整个车队近20辆车,全部轻松穿过数个极端路况。

在抵达奇幻惊险的雅丹景区后,天气竟然缓缓放晴,蓝天像是刚刚被水洗般纯净湛蓝。下沉型的雅丹地貌在阳光照射下,放眼望去,绵延壮观,千奇多姿、云光缭绕,彰显着原始神秘,粗旷荒蛮,堪称奇绝胜景!嗯,没有遇见冰川,见到你,同样令人心生敬仰!

多亏了雨水的滋润,让我们在蓝天白云下的驰骋中,不再有沙尘相伴,整个车队所到之处,干净清爽。唯有绵延起伏的车辙,篆刻下2020款帕杰罗永恒的轮廓。

这里是无人区,但苍茫的大漠上,留下了我们的足迹,同样,在我们的内心深处,也镌刻上了一段此生都难以忘却的美好回忆。

姐姐, 今夜我在德令哈

再次踏上215国道,已是经历了近10个小时的跋涉。车队终于驶出无人区,回到了手机可以接收信号的地方,向着德令哈,一路前行,抵达城郊,已是黄昏。

这里曾是海子两次踏足的地方,“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,我只想你”,这句触动无数人心扉的诗句,正是在托素海岸边,被他首次吟唱。德令哈,它是海子笔下“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”,北依祁连,南向戈壁,但又如同它的名字,粗犷中伴着几分伤感。

海子是孤独的,而我们是幸运的。这是此行的终点,大家伙相聚于敦煌,又要在德令哈,各奔东西,虽有伤感,却满怀豪情!

离别的晚宴上,确有一位美丽的姐姐,和大家战友相称。大漠的孤寂和冷漠,才会从心底激发都市人,尘封已久的互助和热情。这份历经磨难后的“相拥而泣”,有大家一路相伴的相互照应,也有帕杰罗带给我们的安全呵护,正所谓患难见真情,这一次的敦煌-德令哈执行,感触的异常深刻。

越野,是会上瘾的!这句话以前只听过,这次是应了验。作为横行西藏、川西和大西北的三大最受欢迎越野车之一,2020款帕杰罗强大的通过性能,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当然,玩越野不仅需要车好,物质支持也很重要。2020款帕杰罗在原指导价的基础上官降了2-3万元,最终售价区间为34.98-39.98万元,并且各终端在官降基础上综合还会优惠超过3万元。

并且还有诸多增值升级服务:比如购车按揭2年0利息金融补贴政策、购车派送价值1万元典藏尊享大礼包(基于山猫品牌形象发布,以奢侈品牌品质要求打造的积聚实用性、品牌性于一体的生活潮品,为2020款帕杰罗用户专属打造)和5年10次基础保养,5年10万公里超长质保等,赠送增值部分的价值达到了2.6万元。这样的价格,也更加有条件支持我们,为纯粹的越野之行再次降低门槛。

来吧,夏季已经到来,青藏高原和新疆、内蒙都将迎来一年中最好的季节,开着“山猫”玩越野,真的会上瘾!